北京翻译公司
英日韩翻译
陪同口译翻译 关于我们   翻译服务   联系我们    翻译公司  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
 

专业陪同口译翻译-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翻译服务提供商----新译通翻译公司北京翻译公司上海翻译公司提供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

在当今社会中,经济全球化,早已不再有国界的限制,国际化的合作成为必然,但语言的限制一定还让你感到困扰,选择上海新译通翻译公司,我们有多年的专业翻译服务经验,提供多种语言翻译服务,将为解决语言障碍,使您的企业进入国际市场迈出得要的一步。
陪同口译服务领域:
汽车类陪同口译 标书类陪同口译 专利类陪同口译 经济类陪同口译 税务类陪同口译 能源类陪同口译 化工类陪同口译 机械类陪同口译 文学类陪同口译 新闻类陪同口译 通信类陪同口译 金融类陪同口译 医药类陪同口译 商务类陪同口译 贸易类陪同口译 电子类陪同口译 建筑类陪同口译 法律类陪同口 等

陪同口译服务的语种包括:
英语陪同口译,法语陪同口译,日语陪同口译,德语陪同口译,俄语陪同口译,韩语陪同口译,越南语陪同口译,马来语陪同口译,印尼语陪同口译,西班牙语陪同口译,葡萄牙语 陪同口译,意大利语陪同口译,瑞典语陪同口译

新译通翻译承接各种商务性谈判,展览会、讲座的陪同口译 以及大中型国际会议的陪同口译。我公司拥有国内几十位经验丰富的专业陪同口译译员,提供各个专业、不同语种的大、中、小型国际会议的陪同口译服务。同时,公司具备先讲的专业进口数字红外陪同口译设备,可满足各种国际会议双语或多语的陪同口译需求。我公司也可安排其他语种的陪同口译,如法语翻译汉语的陪同口译,日语翻译汉语的陪同口译,汉语翻译德语的陪同口译,汉语翻译韩语的陪同口译等等。

什么是口译
译界新闻 2004年8月22日 口译与译员培训 Interpretation and Interpreter Training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院长 博士生导师 梅德明教授 随着中国入世,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国际交流活动与日俱增,从而带动了口译人员的需求。应运而生的上海市外语口译岗位资格证书考试于1995年6月开考,历时十载,为上海市及其周边地区培养中高级口译紧缺人才,做出了可喜的成就。同时也为推动外语教学界积极培养具有外语综合应用技能的人才作出了贡献。 口译人才的培养看上去似乎是一种实践性很强的教学工作,所谓“实践出真知”,能培养出“能说会译者”即可,这种观点确实代表了不少人对口译培训的基本看法。当然持有这种观点者并非犯了什么大错,因为口译培训本应培养“能说会译”者,口译教学的确是一门实践课。但是,这里有一个“匠”和“师”的差别问题,即“教书匠”和“教师”差别。“匠”者,行为者也,“师”者,思想者也;“匠”者知其然,“师”者知其所以然也。上海市外语口译岗位资格证书考试走过了一段“匠”者之路,也该登上“师”者之道了,研究一下,“何为口译”、“如何口译”、“如何训译”、“如何审译”等问题。上海市外语口译岗位资格证书考试的指定培训院校,也应该稍费心思,考虑“教”与“研”关系问题,力求“匠”“师”同行,以“师”导之,以“匠”行这。 本文愿从“师者“角度,探讨口译的定义、模式和培训三个核心问题。此番“小议”算作“抛砖引玉”之言,与口译界的同行共同研讨。

 一、口译的定义 口译隶属翻译的范畴,翻译既可指笔译,也可表示口译。“我们有些资料要翻译”这里指的是笔译;“我们有个会议要翻译”,这里指的却是口译。笔译有笔译的职业要求,口译自然也有口译的职业标准。笔译有反映笔译的特点的定义,口译也有体现口译的特征的定义。 口译的定义似乎很简单,“口译、口译,口头翻译者是也。”那么何谓“翻译”?“翻译、翻译,翻转解译者是也”。其实不然。无论口译还是笔译,都必须解决“两个标准”问题。第一个标准是形式上的转换标准,第二个标准是内容上的解意标准。定义蕴涵标准,定义若已确立,标准则立于其中。 那到什么是口译?口译是一种通过口头表达形式,将所感知和理解的信息准确而又快速地由一语言形式转换成另一种语言形式,进而达到即时传递与交流信息之目的的交际行为,是现代社会跨文化、跨民族交往的一种基本沟通方式。“形变”而“意存”,“形转”而“意达”,是口译的基本要求:“意及”而又“神似”,“意传”而又“迅达”是 口译的职业标准。 表面上看,口译似乎是一种被动、单一、机械性的语言传达活动。其实不然,口译是一种积极的、复杂的、具有一定创造性的意义再现活动。口译所再现的话语意义不仅仅是简单的言内意义,而其还涉及信息内容所包含的言外含义、话语风格、文化特征、言者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说,口译是一种集语言信息、语境信息、文化信息、心理信息等于一体的综合交际活动。 

二、口译的模式 对于口译下定义,反映了我们对口译译性的一种认识,但是这种认识无法使我们深入了解口译译质的内涵。本文在这里提出一个反映口译语用机制、口译职业特征、口译培训标准的“口译模式”。根据这个模式,口译由“译能”、“译技”和“译为”三个相互关联的组成部分构成。译能指的是口译能力,译技指的是口译技巧,译为指的是口译行为。译能系译员的知识体系、语言能力、心理素质和道德意识的综合才能。知识体系含语言知识、社会知识、通用知识、专用知识等。语言能力含语言感知能力、辩析解意能力、转码处理能力、连贯表达能力等。心理素质含短时记忆素质、压力承受素质、现场应变素质、虚怀以待素质等。道德意识含忠贞意识、诚信意识、保密意识、服务意识等。 译能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天赋才能。几乎懂双语者都可以从事某种程度的口译,但绝非都能从事高级口译。一名出类拔萃的高级译员通常天资聪颖,具备常人没有的口译天分。但是口译天分不等于口译才能,译能的很大一部分不是先天赋予的,而是后天练就的。良好的译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需经历一个逐步形成、渐进完善的过程。译能源自一分天资,九分努力,虽然“朽木不可雕”,但是“百炼能成钢”。“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译技系译员所掌握的口译技巧体系。译技含语言知识运用的话语技巧,以及心智能能力展现的认知技巧。口译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取决于口译技巧的掌握和运用。口译技巧包括耳听会意技巧、笔头速记技巧、语言表述技巧、主题借用技巧、论点预测技巧、信息归纳技巧、生词解意技巧、寓意揣摩技巧、话语转承技巧、语码重组技巧、场景利用技巧、障碍排除技巧等。 译技获得的主渠道是实践。口译实践需要苦练如巧练,口译实践是一个“实践——总结——实践——提高”的过程。技巧、技巧,生而丢技,疏而弃巧。所谓“熟巧”,其道理无非就是“熟能生巧”,“巧能获技”。 译为系译员的日常口译行为。译为是口译活动的具体实践,是口译任务的实际操作。译为既是译能的体现,也是译技的展示。译为可以表现为信息的单向传译,即单一地将A语译入B衙,或将B语译入A语,也可以表现为信息的双向交流,即A语和B语的交替译出或译入。 译为可分为操练性译为和真实性译为两种。操练性译为系编造性口译行为,是培养译员的主要方法,其难度和量度是可控的,内容是可知的,其至是已知的,操作属量体裁衣式,符合“因材施教“的教学原则。真实性译为是真实场景下的口译行为,属译员的正式口译操作,其难度和量度是可变的,内容可能是可预测的,也可能变化难测,操作时心理压力大,译员的注意力更为集中,情绪更为激动,译效持续更为久远。口译培训时,教师若能适时将操作性译为尽可能地转变为真实性译为,则教学效果更为明显。 译能、译技、译为三位一体,是口译的全部内容,是译质的综合体现。

三者的特点可有如下之表现:译能是口译活动的动力,是口译译质的核能,是口译信息传递的基础,是口译水准的源泉。译技是口译活动的手段,是口译译质的协能,是口译信息传递的便道,是口译水准的保障。译为是口译活动的目的,是口译译质的效能,是口译信息传递的实现,是口译水准的刻度。 口译教学涉及到教师的教学理念、教学原则,以及语言教学和翻译教学的方法

一个语言教学和翻译教学的外行难以成为口译教学的内行。其次,口译教师还必须具有口译工作的经验,这是因为口译工作属职业性和经验性很强的行业,有其特定的行业规范和操作方法。没有口译实践经验的外语教师难以在口译教学中进行内行的点拨和讲解,难以组织内行的有效训练,因而也就难以胜任较高层次的口译教学。 有人说,一个好的教师无须好的教材便能上好课,这是不符合教学事实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好教师无好教材能够上课,甚至能一时上好课,但不能长久地上好课,教材是达到教学目的之不可缺的手段。好教材是好教师由好课的“灶之米”。对口译培训来说,拥有优秀的教材尤为重要。

 口译培训教材有两类,一类为时事性的政务类和商务类讲话,另一类为系统性的专业培训教材。时事讲话具有很强的现时性和现场性,从而保证了口译培训的真实性。时事讲话通常用作同声传译的培训教材。但是时事讲话有其自身的缺点,即缺乏教学的系统性和针对性,系统教材克服了上述时事讲话所含的缺点,教材通常按培训对象的现有水平、口译教学的阶段目的、口译题材的难易程度、口译技能的训练项目等要求而系统编写,是综合培训口译能力的常用教材。系统口译教材除了具备一般教材的特点之外,还应该体现口译的特点,例如语言经典、题材广泛、情景真实、内容实用、词语通用、语言规范、技巧科学、操作容易、手段多媒等。总之口译教材应该具有时代性、经典性、科学性、综合性、实用性、立体性、参阅件等特点。 口译教学有了优秀的师资和良好的教材,还需要一套科学的教学法方法来实施口译教学的阶段性教学计划,达到终结教学目标,即制定和实施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的计划和方法。国内高校对口译教学方法的研究目前尚处起步阶段,至今还未见一套以科学的口译教学现念为指导的较完整的教学法问世。国外的口译模式及口译教学理论如Seleskovitch的“译意理论”、GileR “认知负荷模型”和Anderson的“认知能力发展模式”对我国口译现论研究产生较积极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并未对我国口译教学方法研究和我国高校口译教学方法标准的制定与实施产生有效的作用。

 口译教学可以采用基础能力培训和应用能力培训结合,听说读写译技能教学兼容,文字声像多媒体教学手段并用的综合教学法。口译活动涉及耳听会意、话语理解、信息加工、文本翻译、笔头记录、口头表述等能力,因而口译教学旨在培养牢固掌握两种语言知识、熟练运用语言技能、精于语言翻译技巧、擅长标准口译操作的人才,旨在培养语言通才的基础上培养口译专才。在口译教学中,无论选择何种教学方法都应该明确,培养语言通才是培养口译专才的必然阶段,培养口译专才是培养语言通才的最终阶段。 虽然“眼前道路千万条,条条道路通罗马”,但是道路有曲有直,行速有快有慢,车技有高有低,效果也会有好有差。口译教学可以以综合教学法为主,以专项教学法为辅,以课堂教学为培训主体,以现场实践为职业体验,精讲泛练,点面结合,文字意像,立体教学。起点已精楚,目标亦明确,手段可定局,这就是教学方法的重要性。 笔者从事口译教学和口译教材编写近十载,本是“匠人”,却又不甘为“匠”。欲成“师者”却又“思想”贫贫。虽游移于“匠人”与“师者”之间,思绪总不见断,近日思想又趋活跃,想法颇多,尤其对口译及口译教学的“定义”、“模式”和“培训”这三个核心问题有了一些新的思考。心得体会,笔记于虎,以区区“匠人”之见,恭候“师者”批评

 

◆ 新译通翻译公司已设机构如下欢迎就近垂询: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杭州  南京 

 
 
  新译通上海翻译公司(021-51095788)
  新译通北京翻译公司(010-51664969)
  新译通广州翻译公司(020-61136266)
  新译通深圳翻译公司(755-61288201)